mellrabbit

过去的事 2

雪白の月:

更新一下给兔兔,祝生日快乐,望不嫌弃XD


随着时光的流逝,史昂发现了一个大问题,那就是关于穆的能力。

嘉米尔一族是现有的驱魔师血脉的发源地,很多族人生来便具有灵力,然而穆却没有,也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偏差,他的身体异于其他族人,不具备成为驱魔师的条件。

马尼戈特的儿子迪斯马斯克七岁便误打误撞招出自己的式神,穆却连最普通的灵力都不具备,他就是个普通人。

穆这样的情况实属少见,史昂很头疼,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。恰逢马尼戈特带着现年十岁的儿子回来探亲,马尼戈特是来自意大利的吸血鬼,他和史昂的师妹让叶结为夫妇,所以他们的儿子带了一半吸血鬼血统。马尼戈特的家族十分古老,是拥有百年历史的纯血吸血鬼,这群贵族们十分讲究生活质量,从不直接咬人脖子吸血,而是由与他们家族合作的血站按时提供新鲜的血袋。于是嘉米尔的族人们时常能看到叼着血袋散步的马尼戈特。穆很怕这个叔叔,因为马尼戈特刚来的时候一看到他就不怀好意的露出了獠牙,穆吓得躲到他师父身后,史昂却又把他推出来。

“穆,叫人。”

马尼戈特露齿一笑,蹲下身子摸穆的头。

“叫叔叔,叔叔给你好吃的。”

说着掏出一袋血。

穆:“……叔叔好。”

穆叫的很勉强。

这个叔叔好可怕我可以先走一步吗!

史昂叹气,“穆这孩子容易害羞。”

并不是害羞啊,只是害怕TAT

“爸爸,我想和这个弟弟一起玩。”

一个蓝色脑袋冒了出来,小男孩眉目间和马尼戈特有七八分相似,一笑也露出一枚尖锐的虎牙。

“去吧迪斯,不准欺负人家!”

迪斯马斯克就兴高采烈的拉着穆跑了。

 

虽然穆对长得与马尼戈特极其相像的迪斯也心怀畏惧,然而男孩子年龄相仿又调皮捣蛋,一起撵了几只鸡,赶了几只狗之后,两人便熟络了起来,共同的恶作剧与挨骂奠定了他们的革命友谊。迪斯比穆大了三岁,俨然一副大哥的派头。

“穆,你有式神吗?”

空旷的草地上,迪斯叼着一颗草问道。

一提到式神,穆就有些不开心了。师父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他自己也意识到了,自己好像并没有当驱魔师的能力。这样想着,他默默地垂下了头。

“你还没成为驱魔师吧?当上驱魔师就可以召唤自己的式神了。”

穆还是没有说话。

迪斯有心想炫耀,也顾不上穆的心情,得意洋洋的说,“你要看我的式神吗,他可厉害了,听说是上古神兽。”

孩子的好奇心上来了,“我师父的式神也是上古神兽。”

“一定没有我的厉害。”

“我才不信。”

“不信给你看。”

说着,迪斯双手结印,口中念念有词,草地上出现了一个法阵,法阵散发出阵阵淡蓝色的光芒,突然光芒中出现一个影子,影子越来越清晰,迪斯念完咒文,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法阵中央。

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庞大的怪物。

“汝等因何事召唤吾。”

怪物开口了。

“米罗!”

迪斯欢呼着扑向那怪物。

“这就是你的式神吗?”

穆有些羡慕的看着迪斯。

迪斯朝他点头,“他叫米罗,这是他的原型,米罗是饕餮——米罗,你快变成人吧,你这样太大了。”

“嘭”的一声,庞然大物消失了,一个蓝色长卷发的男青年出现在草地上,迪斯还吊在他身上。

“下来,快给我下来,你怎么又重了。”

男青年把迪斯从他身上拉下来,他看到了一旁的穆,嘿嘿一笑,捏了一把穆略带婴儿肥的脸。

“疼!”

“嘿嘿,你就是穆吧,史昂家的小子,都这么大了。小时候我见过你,差点把你吃了,要不是撒加拦着我。”说着他还吞了吞口水。

穆一把打开他又伸过来的爪子,警惕的看着他,“你怎么知道我?你认识我师父?你为什么也要吃我!”

史昂跟他说过他还是婴儿时期的事,撒加和加隆曾经想把他吃了,他听过之后十分悲愤,万万没想到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家伙也有过这样的打算。

“米罗,你为什么要吃穆?”

迪斯很好奇,过去的事没人跟他讲过。

“作为一只饕餮,我也曾经想要吃了你啊,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了吗。”

米罗说的理所当然,迪斯听得十分惊惶,他怎么会忘记自己误打误撞召唤出饕餮时的情景,年幼的他看到饕餮的血盆大口直接吓得昏了过去,那样的相遇实在太没面子,简直不忍回忆。


晚上穆拉着史昂的袖子,可怜巴巴的跟师父撒娇,“师父师父,我也想当驱魔师。”

史昂正在灯下看卷宗,听到穆的话,他放下了手中的文件,诧异的看着他。“怎么突然想到要当驱魔师?”

“因为,因为……”

“穆,你知道驱魔师存在的意义吗?”

“师父说过,驱魔师是为了降妖除魔,拯救苍生而存在的。”

史昂摸了摸他的脸,说道,“驱魔师是一项危险的工作,你现在还小,不能做驱魔师。”

“可是迪斯已经是驱魔师了,他还有式神。”

史昂有些头疼,他不知该如何跟穆解释其实他当不了驱魔师,他很宝贝这个徒弟,穆是他一手带大的,当初一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大老爷们,接手了嗷嗷待哺的婴儿,看着这孩子从满地乱爬到学会走路,从咿咿呀呀到开口说话,他也是下足了功夫,花费了不少心血的。

穆是个聪明的孩子,他知道自己是个孤儿,既懂得察言观色,又知道该如何讨大人们的欢心,淘气也会淘气的恰到好处,叫人无法狠下心责罚他。有时候史昂觉得哪怕穆一辈子都只是个普通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他有足够的实力让这孩子一辈子生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,他愿意让穆当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。可是穆自己呢,一定不会愿意的,他尊重穆的想法,却无法告诉穆,你和其他族人不一样,你这一生都无法成为驱魔师。有些话,他实在开不了口。

穆热切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史昂身上,他等着史昂给他答案,可是史昂却迟迟没有回答,孩子不免有些着急,以为师父生气了,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史昂的袖子。

“师父,师父?”

史昂回过神来,摸了摸穆的脑袋,“穆,如果你想要式神的话,师父的式神就是你的式神。”

式神一生只能与一人缔结契约,主人死去之后,普通的式神便会进入沉睡,直到下一次被召唤。而高阶神兽则可以选择留在人间,等待着下一个强大到足以被它们承认的人类出现。

史昂的式神穆是知道的,从小撒加和加隆就陪着他,再熟悉不过了。可是尽管如此,穆却还是开心不起来。

“可是师父,那不一样,我想自己当驱魔师,自己召唤式神。”

穆的声音带了一丝委屈,史昂斟酌了一下,郑重的说道,“穆,有这样的想法是好事,等你再长大一些,师父就教你,现在先让撒加和加隆当你的式神,好吗?”

穆这才慢慢的开心了起来。


【SS 沙穆】索然无味-5

苹果公爵夫人陈小乖:

#祝兔兔mellrabbit生日快乐!


穆醒来时发现自己依偎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他头疼欲裂,太阳穴像被锤子一下一下的砸,眼睛酸胀。他皱着眉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翻身挣脱沙加的怀抱趴在了床上。

“……怎么了?”

身旁的人悉悉索索的靠过来,床垫下陷。穆一方面喉咙干涸,另一方面却希望动也不要动。

“要喝水吗?”

沙加细心的拨开他覆盖在脸上的头发,轻轻的问。他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作为回答。

床垫向另一个方向下陷,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水声,返回而来的脚步声,沙加扶起他把水杯送到他唇边。

穆勉为其难的抿了一口,又酸又甜。他睁开眼,发现水里飘着柠檬。

这杯蜂蜜柠檬水真是太贴心了。


下面还是走不老歌吧

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dmn=pinkvinda&tid=3155627#Content

AO3
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851434/chapters/14054759